0

北大女生投毒_北大才女投毒_北大才女投毒杀夫

3个月前 | 金刚王 | 27次围观

最近在网上看到了朱令的近况。

一张照片是在护工和吴叔叔的帮助下进行体能锻炼。

一张是朱令在室外晒太阳。

看着朱令起球的裤子,我的内心五味杂陈。

到现在还有不少人记得这位会弹古琴,长得像王菲,却惨遭投毒的清华女大学生。

1994年,朱令被投毒“铊”,导致终身残疾北大女生投毒,智力严重受损。

每隔一段都会有网友想起她,字里行间都是对朱令命运的同情:

“原本好好的清华才女成了现在这样,看着看着眼睛酸了,希望她一生平安顺遂!”

再过几个月,朱令就要过50岁生日了。

转眼间,29年就这么过去了。

时间拉回29年前的清华大学。

朱令是当时学校里的风云人物。

她多才多艺,从小学习古琴,是清华学生乐团民乐队的骨干。

同时,朱令还是北京市游泳二级运动员。

成绩名列前茅,又上进肯学,朱令报名了德语课程,准备拿到双学位后找机会去德国留学深造。

但就在此时,意外发生了。

1994年9月,学习德语期间,朱令的眼睛突然失明,继而复明。

随后几天又一连几次发作,但医院查不出病因。

11月24日,朱令过21岁生日,朱爸爸赶到清华给女儿庆生。

过生日期间北大女生投毒,朱令突然感到肚子疼,可是去医院做检查还是没有发现问题。

12月5日,疼痛开始从肚子蔓延到全身关节,头发也大把大把脱落,朱令再次住进了医院。

但因为担心课程和考试,疼痛缓解后朱令就匆匆出院了。

至于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,还是查不出来。

进入下一学期,莫名的疼痛再次袭击朱令,并且越来越严重。

这一次,她的脚趾都开始疼,在医院昏迷了好几天。

有同学去医院探望朱令,发现“她已经头发全秃,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,昏迷不醒”。

医院的专家排除了所有可能后,猜测朱令可能是铊盐中毒

金属元素“铊”过去常用来做老鼠药,但普通人并不容易接触到它,整个北京能接触到铊的满打满算也不过百人。

所以到底是不是铊中毒,由于国内当时没有检测设备,教授们一时也不敢下结论。

倒是清华的学生,通过刚刚兴起的互联网,把朱令的病情发给了海外的医生咨询。

10天内,他们收到18个国家相关专家的1635封回信,约30%都认定是铊中毒。

1995年4月28日,朱令父母把女儿的毛发组织送去实验室检验。

其实,严格来讲这也不算是实验室,而是陈震阳教授早年购置的一个设备,封存在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里好多年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朱令的家人怎么会找到我,不过那些设备还能用。”

检测结果也如推测那样,朱令体内存留的铊,含量在致死量以上。

并且,这么高的浓度,一定是直接吃进去的。

有了病因就能下药,通过“普鲁士蓝”试剂,朱令终于捡回了一条命。

但也只是捡回了命,从第一次发病到病危,实在是耽搁了太多时间。

病情对身体的损害已经不可逆,朱令双目失明,下肢瘫痪,智力严重受损。

与此同时,清华才女铊中毒的新闻上了报纸。

结合检测结果,刑侦专家一致认为,她是被故意投毒了。

但案件复杂,证据不足,真相始终扑朔迷离。

之后的几年里,官方媒体也曾多次过问此事。

2007年,《东方时空》播出专题纪录片《朱令的十二年》。

2013年,因为复旦大学投毒案,朱令案再度被推进调查。

《人民日报》也发声:“公开是一剂解毒良药。”

“唯有以公开保证公正,以透明确保清明,法律的权威才能树立,政府的公信才能增强。”

只是多次过问下,案件仍然没有回应。

“无法侦破,疑罪从无”成了定论。

多年的破案无望,让帮助朱令的志愿者心理近乎崩溃。

有些事,似乎已经注定看不到结局,但明明凶手最知道谁是凶手。

最可怜的是朱令,在花季的年龄失去了一生的美好。

也心疼朱家父母,为什么他们的女儿总是命途多舛?

朱家父母是校园恋人,相爱多年。

父亲吴承之是北京国家地震局高级工程师,母亲朱明新是中国远洋公司工程师。

从校服到婚纱,两人生下了大女儿“吴今”,谐音出生体重“五斤”。

朱令是妹妹,随的是母姓。

“姐姐更漂亮一点,妹妹身材高一点”,但都喜欢弹琴,常常在一架琴上合奏。

那时他们一家人充满了欢笑,是令人神往的美满家庭。

但是在朱令读初三那一年,考上北大的姐姐吴今在一次郊游中不幸坠崖身亡。

这在当年也是一桩有争议的案件。

因为吴今身上衣服整齐,看起来并不像是意外坠崖。

不过也没有证据是他杀,最终还是以意外结案。

彼时这个家庭,默契地形成了一种氛围:从此大家不再提起姐姐。

朱令化悲痛为力量,一路保送进了高中,成功考上清华。

谁知相隔几年,厄运再次袭来。

在一次次“证据不足,无法侦破”的回复后,朱令的父母心中不再泛起波澜。

和当年一样,他们收起了女儿过去的物品,隐忍地陪伴着,陪着女儿治疗。

早上6:30起床,8点开始接受治疗和训练;

午饭后,第二轮康复练习;

晚上吃饭、听新闻,睡觉插上呼吸机;

凌晨0:30和3:00,父母帮助朱令翻身。

这是朱令一天的生活,也是父母一天的忙碌。

原本应该尽享天伦之乐的吴承之和朱明新老得很快,每一天都在用自己的命为女儿续命。

好在奇迹发生了。

朱令爱笑了。

医生问:“什么动物叫得最响?”

朱令就说:“什么动物都没有我爸爸叫得响。”

说完朱令看着爸爸咧开了嘴。

又有一天,朱令忽然对爸爸说:“如果你不管我,就再也没有人管我了。”

她重新学会组织语言,并且记起了以前的事情。

随后朱令又以为自己还在上学,要挣扎着去实验室做实验。

甚至她想起了古琴知识,听到电视里有人弹琴,能够精确指出对方哪里弹得不对。

但慢慢地,老两口也发现,这种记忆只是偶然的瞬间,可能几个月才会出现一次。

有希望总是好的。

就靠着等待朱令下一次“灵光一现”,老两口二十年如一日照顾着朱令。

两人也开始把能“记事”的朱令当成一个正常人看待。

医生不让朱令吃正常的饭,怕食物进入气管感染肺部。

老两口就偷偷把米饭蔬菜打成糊。

不让吃甜食,可朱令爱吃,夫妻俩就先给朱令吃降血糖的药,再喂女儿吃蛋糕。

“她的生活品质已经太低了,不想让她连吃饭这一点乐趣都没有了。”

家庭的悲痛,慢慢归于认真经营当下生活的平静。

如今一家人只希望朱令能够有尊严地活着,尽量活得久一些。

这也是最让人不甘和起敬的地方。

不甘是案件一直没有侦破,甚至都没有公开细节。

起敬是朱令一家,有过幸福,历经苦难,又不卑不亢。

从1994年至今,朱令做了无数次手术,父亲也患过肠梗阻,右肾长过囊肿,母亲得过腮腺肿瘤和白内障。

这三年,又经历了一次疫情。

但是他们,一次次都坚持下来,不怨不忿,互相搀扶,彼此安慰着给予对方力量。

坚持着朱令的坚持,不放弃朱令的不放弃。

谁都不敢倒下,谁也不能倒下。

汶川地震时,母亲还用朱令的名字捐了钱。

她说:“我就是告诉大家,朱令还活着,体面尊严地活着。”

体面活着就是对残破生活的抗争。

南医大案件都破了,朱令案肯定也会侦破,只要不忘记,一定会等到一个答案,揭开尘封的真相。

本文发布于http://jgmcp.com/ 转载请注明。

发表评论